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黑暗料理能否走向光明夜市摊贩也渴望有瓦遮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历史

“黑暗料理”能否走向光明?夜市摊贩也渴望“有瓦遮头”在一系列“严打”后,彭浦夜市周围的环境安静了不少,油腻不堪的路面也整洁多了。 整治无

“黑暗料理”能否走向光明?夜市摊贩也渴望“有瓦遮头”

在一系列“严打”后,彭浦夜市周围的环境安静了不少,油腻不堪的路面也整洁多了。 整治无证无照占道经营摊贩、安装机非隔离栏、派人驻守严防回潮……在一系列“严打”后,彭浦夜市周围的环境安静了不少,油腻不堪的路面也整洁多了,然而冲着草根美食慕名而来的吃货们感到一丝惆怅。有人欢喜有人愁,“黑暗料理”能否走向光明12月9日,《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办法》结束公开征求意见,对于办法中首次提出对马路摊贩开放“夜排档”时间,依旧争议不小。 昨晚5点半,东方来到彭浦夜市,以往此刻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集市”,安静了不少,一些夜市楼上的居民甚至窗门大开。在共和新路闻喜路路口,“严厉打击无证无照占道经营摊贩”的多条横幅高挂,无声警示着什么,边上还停着一辆城管执法车。以往摊贩占道的路面,也设置了隔离栏,还不定时有人驻守巡逻。 夜市没了,周边居民叫好,然而两旁的商家生意冷清了不少。晚上6点半,东方看到,以往不少排队等位的商铺,都仅仅坐满了7、8成。以往“彭浦炸”从下单到吃到口中,至少需要等一个多小时,然而昨天仅仅等了6个号码,十分钟就拿到了炸鸡排。 “222终点站臭豆腐摊”设在平顺路上,昨日依然营业着。不少老熟客走过,直接朝月饼铁盒里放下5元,对摊主说一句“要一份”,也有一些新客走过,问“怎么卖”,摊主边炸着臭豆腐,边把已炸好的六块臭豆腐娴熟地装到一个盒子里,顾客自己放蘸料。 该臭豆腐摊的摊主史师傅告诉,自从闻喜路严打以来,不少老熟客看到他经常会问“你怎么还开着”,他只能解释他摆的位置不属于重点整治范围。此外,他强调,他十分注重保持环境的整洁,在摊位的边上放置了一个大纸箱,专门给顾客丢盒子和垃圾。8、9点摆摊结束后,就会处理掉。 史师傅告诉,他和妻子都是下岗工人,自从下岗后,他在这里摆摊已经有十余载了,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严打,他的臭豆腐摊曾经被没收过。非典过去后,他和妻子一商量,又重新做了两个新的炉子,一个依旧摆在222终点站的对面,一个则由妻子设在了闻喜路上的闸北区文化宫(现为闸北区图书馆)门口,那时两个摊位的生意都还不错。直到今年11月22日,因为女儿坐月子需要照顾,妻子才没有再去摆摊,逃过了严打。“现在一个炉子干活用,另一个就只能放在家里摆着。” 因为彭浦夜市被整治,史师傅的生意也大不如前。“现在来彭浦玩的客人少了很多,很多人都以为我也不开了。”“有没有想过找个门店”史师傅表示,他也有想过,是不是像“彭浦炸”一样,从一个流动摊贩变成“正规军”,可以有瓦遮头,不用担心城管的严打,然而门店要考虑的现实问题太多,如地理位置、租金、人手等问题。 对于已结束征求意见的《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办法》,史师傅表示以后出台的管理办法,只要是有利于摊贩生存的,摊贩们都会愿意遵守的。“如果要收取管理费,交多少钱能承受”史师傅表示,只要办法通过了,政府规定交多少,他就交多少,“如果不能承受,大不了不摆摊了,反正孩子都大了。如果政府要收管理费,那就要管起来。” 临汾路、闻喜路被彻底整治后,有的摊贩回老家了,有的摊贩则“四散在外”,有北往宝山的,有东移虹口的,有西进普陀的。有媒体报道,在广中路、广延路上,曾见过“南迁”的彭浦夜市“尾巴”,然而昨日从7点半到9点多,在广中路、广延路、平型关路等多条马路来回折返,都未见摊贩踪影,倒是看见两部城管执法车辆停在广中路上。周边的一个保安告诉,前段时间下午到凌晨2、3点,烧烤、炒面摊头都摆在上海大学的多个校门口和宿舍门口,主要是放学的学生会去买,但是近城管查得严,摆摊的一看到城管的车就跑了,近出来的少了。 查询资料发现,2012年,为了整治无证无照摊贩,上海出台《上海市食品摊贩经营管理暂行办法》。根据上述办法,各街镇划定一块固定区域,早餐摊贩向所在街镇备案,并颁发临时经营“公示卡”,上面有摊贩每天营业的固定时段、固定地点以及摊主照片。据此,这些摊贩有了“合法身份”,市民也可以吃到放心“路边摊”。过去一年,上海已派发5700多张“公示卡”,但这5700多张合法“路边摊”全部是早餐点,目前还没有一张属于夜排档。 对此,上海市食安办副主任顾振华曾对媒体表示,明年,食药监部门也在考虑和几个区县联手寻觅几个夜排档区域,固定时间开放,作为上海探索规范夜排档的示范点。而这个示范点必须做到两个前提,不扰民,不影响交通。


微信赚钱小程序
个人如何开微店
微商城价格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