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失忆危机百一十章现在我是领导

2020年01月24日 栏目:健康

失忆危机 百一十章 现在我是领导不管什么神教邪教,他们一开始让你加入的理由都是正当的,而且合情合理。他们要的是你相信,再然后,

失忆危机 百一十章 现在我是领导

不管什么神教邪教,他们一开始让你加入的理由都是正当的,而且合情合理。

他们要的是你相信,再然后,就开始弯弯绕绕了,越来越不强调目的,淡化你的初衷。先从你加入的目的证明应该相信他们,然后再不断地强调歪曲,这其中的曲折不足为外人道,然后他们就只强调你相信他们,如果你不相信,那么是你违背了自己,违背神,违背信仰。

而杨简就在这里直接指明初心,你们为什么要信神?

只要想到这个,就很简单,你们的初心是为了有安全保障。

我现在把你们的保护着踩在脚下,那么你们的初心选择还正确吗?

不绕了,直接让他们以初心判断,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你们的初心不是神,那么要不要他又有区别吗,只要能给你们安全,是不是神又如何。

更深层的暗示,则是告诉大家,我要把他杀了,你们的信仰何在?

全都是不知所措的目光,杨简低头去看神使:“你如果够聪明的话,就知道该怎么做,你是不是也以神为信仰,愿意为他奉献生命?”

如果神使也是这样的信仰,那么他该是狂热的,悍不畏死地反抗杨简。

但如果他内心清楚真相,就该识时务,不会那么蠢自找死路。

前者的话杨简打算杀了他,因为这种人要了没用,只会添乱,但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神使就对杨简有一定价值了,因为他清楚真相,杨简也想知道这个神教的真相。

神使选择了不回答,沉默以对。

“很聪明。”杨简认可了神使的反应。

他没用当众展示信仰的狂热,证明了他是理智的,但他也没有帮杨简揭穿神教的真相,这表明他还不完全信任杨简的实力。短短的时间里,这个神使已经做了深层次的思考,死硬扛着就是死,所以他不做表示,但投向杨简以后也有危险,神教不会罢休。

看来,一切都没有分晓的时候,他拒绝做任何反应。

杨简抬头找到了刘雄的身影:“刘雄,放了那胖子,你去把余下的人接过来,还认识路吗?”

刘雄刚想要答应,胖子挣扎起来,让他一下子为难。

这时候汉斯走过来,一脚踢向胖子的大腿,这一下可不轻松,胖子那粗圆的大腿竟然腿骨折断,折断的骨头从大腿皮肉里刺了出来!

胖子瞪大着眼睛看自己的腿,一两秒之后,又尖声嚎叫起来。

他的声音很大,让这宽敞的地下空间里所有人都感觉十分刺耳。

接着,汉斯又一拳把他打晕……

“这腿伤足够他养一阵子了,那他这一阵子也闹不出什么事来。”

汉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对刘雄说:“你现在可以去了,你们失忆者脑子里全都是太平盛世的虚幻,办起事来跟看电影的差不多,该醒醒了,现实世界不是那样的,杀了一个人,就杀了一个人那么简单,不会再拍什么特写让你觉得战争残酷,以至于厌恶战争,那种是给盛世小宠物们看的,我们需要的是野兽。”

刘雄看了看胖子的惨状,他倒在地上血不断流出来,然后他又看了看杨简。

杨简拍拍额头,对旁边的人说:“他是高级信徒,你们的上司,眼看着他就这么躺着,你们也不帮一下?就算你们的信仰不可靠,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吧,来人帮忙一下,止住血。”

一个早有反意的人忽然开口了:“这胖子能做什么,就只知道打骂信徒,还仗着神的名号。”

看所有人都没动,杨简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们也是对这胖子忍无可忍啊。

现在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神教失望,但显然胖子以前做的事太过了。

杨简挥挥手,让刘雄先走,他和汉斯足够应付这里了。

然后他掏出绳子,麻利地把神使绑起来,接着也像汉斯一样一拳打晕。

做完了这些,他就面朝一大堆不知所措的信徒说:“先帮他止血,保他的命。”

而杨简就在这里直接指明初心,你们为什么要信神?

只要想到这个,就很简单,你们的初心是为了有安全保障。

我现在把你们的保护着踩在脚下,那么你们的初心选择还正确吗?

不绕了,直接让他们以初心判断,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你们的初心不是神,那么要不要他又有区别吗,只要能给你们安全,是不是神又如何。

更深层的暗示,则是告诉大家,我要把他杀了,你们的信仰何在?

全都是不知所措的目光,杨简低头去看神使:“你如果够聪明的话,就知道该怎么做,你是不是也以神为信仰,愿意为他奉献生命?”

如果神使也是这样的信仰,那么他该是狂热的,悍不畏死地反抗杨简。

但如果他内心清楚真相,就该识时务,不会那么蠢自找死路。

前者的话杨简打算杀了他,因为这种人要了没用,只会添乱,但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神使就对杨简有一定价值了,因为他清楚真相,杨简也想知道这个神教的真相。

神使选择了不回答,沉默以对。

“很聪明。”杨简认可了神使的反应。

他没用当众展示信仰的狂热,证明了他是理智的,但他也没有帮杨简揭穿神教的真相,这表明他还不完全信任杨简的实力。短短的时间里,这个神使已经做了深层次的思考,死硬扛着就是死,所以他不做表示,但投向杨简以后也有危险,神教不会罢休。

看来,一切都没有分晓的时候,他拒绝做任何反应。

杨简抬头找到了刘雄的身影:“刘雄,放了那胖子,你去把余下的人接过来,还认识路吗?”

刘雄刚想要答应,胖子挣扎起来,让他一下子为难。

这时候汉斯走过来,一脚踢向胖子的大腿,这一下可不轻松,胖子那粗圆的大腿竟然腿骨折断,折断的骨头从大腿皮肉里刺了出来!

胖子瞪大着眼睛看自己的腿,一两秒之后,又尖声嚎叫起来。

他的声音很大,让这宽敞的地下空间里所有人都感觉十分刺耳。

接着,汉斯又一拳把他打晕……

“这腿伤足够他养一阵子了,那他这一阵子也闹不出什么事来。”

汉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对刘雄说:“你现在可以去了,你们失忆者脑子里全都是太平盛世的虚幻,办起事来跟看电影的差不多,该醒醒了,现实世界不是那样的,杀了一个人,就杀了一个人那么简单,不会再拍什么特写让你觉得战争残酷,以至于厌恶战争,那种是给盛世小宠物们看的,我们需要的是野兽。”

刘雄看了看胖子的惨状,他倒在地上血不断流出来,然后他又看了看杨简。

杨简拍拍额头,对旁边的人说:“他是高级信徒,你们的上司,眼看着他就这么躺着,你们也不帮一下?就算你们的信仰不可靠,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吧,来人帮忙一下,止住血。”

一个早有反意的人忽然开口了:“这胖子能做什么,就只知道打骂信徒,还仗着神的名号。”

看所有人都没动,杨简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们也是对这胖子忍无可忍啊。

现在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神教失望,但显然胖子以前做的事太过了。

杨简挥挥手,让刘雄先走,他和汉斯足够应付这里了。

然后他掏出绳子,麻利地把神使绑起来,接着也像汉斯一样一拳打晕。

做完了这些,他就面朝一大堆不知所措的信徒说:“先帮他止血,保他的命。”

曙光种牙
邵阳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费用
沈阳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