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大破天幕杀机第二百八十九章半截战旗

2020年01月24日 栏目:健康

大破天幕杀机 第二百八十九章:半截战旗“燕国小贼休得猖狂,待本将军手刃了你!”就在张尘宇打得起兴之时,只看到从远处有一个黑diǎn飞来

大破天幕杀机 第二百八十九章:半截战旗

“燕国小贼休得猖狂,待本将军手刃了你!”就在张尘宇打得起兴之时,只看到从远处有一个黑diǎn飞来,那黑diǎn飞来的速度极快,稍稍一闪便出现在张尘宇的面前,再一看只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才在一柄飞剑之上,指着张尘宇喝道!

“修真者吗?”见状,张尘宇不由的好奇了起来,按道理讲,个个大国的军队中有修者确实不假,但是几乎是清一色的武者与神通者,毕竟这两种修炼体系容易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来,修真者出现在战场上十分的罕见!

思前想后,张尘宇心中这出结论,这个人一定是和当初偷袭泉城郡时自爆的那名赵**官一样都是来自某个修炼门派的!

“你是何门何派,轻易卷入普通人的战争,不怕其他门派群起攻之吗!”看着天空中那名修真者,张尘宇冷声呵斥道

闻言,那名修真者不由得一愣,这样的规定,在修炼界确实存在,但是张尘宇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介山野莽夫,他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

“我看你的修为也不低,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想必也是来自某个名门大派的吧,那这样贸然卷入普通人的战争,杀了这么多普通士兵,反倒过来贼喊捉贼了!”看到张尘宇的样子那名修真者开口质问道

闻言,张尘宇顿时仰天大笑,笑了许久,张尘宇幽幽説道:“实不相瞒,在下可是自学成才的,可不是你们那样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能够比的了得!”

“混蛋吃我一剑!”知道张尘宇是故意出言挑衅。{[}那名修真者当时眉毛都气得立起来了,那名修真者当即一声大喝!

“嗖!”

刹那间。只看到一道巨大地青芒,朝着张尘宇劈来。与此同时,一把飞剑无声无息的绕到张尘宇的身后,伺机发动致命一击!

见状,张尘宇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道:“倒是有两下子嘛!”

“嘶!”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扭曲的空间忽然出现在张尘宇的身后,强大的吸力,瞬间将埋伏在张尘宇身后的那柄飞剑吸了进去,同时先天剑指全面发动!

“轰隆隆!”

一声巨大的金鸣声骤然响起,待到硝烟散去。张尘宇凝聚出的先天剑指,犹如琉璃一般寸寸断裂,而那名修真者打出的青芒也随之化于无形!

“你也不错!”见状,那名修真者冷冷的哼了一声,説实话,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出,张尘宇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将他祭出的飞剑弄没的!

“再来过!”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与自己实力旗鼓相当的敌人对战,不由得让张尘宇来了兴趣!

通过本能之眼的注视,张尘宇很快就发现这个修真者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第五境界朝元中期,也算得上是个个中高手!

“道法。幻剑!”闻言,只看到那名修真者猛地咬破了指尖,将鲜血抹在自己的飞剑上划出一道道让张尘宇看不懂的符文!

“战法。先天罡气!”似乎知道对方要使用什么手段,张尘宇当即打出先天罡气的无形场域。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嘶!”

“嗖、嗖、嗖、嗖、嗖……”

果然不出张尘宇所料,只看到那名修真者手中的飞剑忽然立在半空中。开发飞速的旋转起来,一时间,无数把散发着学期的飞剑,犹如下雨一般向着张尘宇飞去!

“扑、扑、扑、扑、扑……”

由于两个人的距离并不是十分的遥远,眨眼的功夫,只看到张尘宇面前的先天罡气场域之上,不断浮现出距离的能量波动!

“道法,唤雷符!”看到自己的飞剑被一道无形的场域挡住,那名修真者果断放弃攻击方式,掏出一张符咒,抛到半空之中,双手不断结印!

“噗……”接着,只看到他将一口精血狠狠地喷在刚刚的那张符咒之上!

“噼啪!”

“轰隆隆!”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平地起炸雷,此时虽然正值破晓之时,但是夜幕下的天空还算得上晴朗,却突然响起了隆隆雷声!

“噼啪!”

下一刻,只看到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了夜空,一闪而过的强光瞬间将泉城郡照的透亮!

“轰隆隆!”

与此同时,只看到那道巨大的闪电狠狠地撞击在了先天罡气的场域之上,一瞬间,先天罡气的场域便被耀眼的雷光吞噬,大地也跟着猛的颤动一下!

“哼,区区武者,小道尔!”看到此情此景,那名修真者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任你武者的体魄再怎么强悍,也不可能与天威相抗衡!

“哈、哈、哈,在我看来,修真者就是待宰的羔羊,没什么了不起的!”还没等硝烟彻底散去,里面便传来张尘宇那狂傲的冷笑之声

“嗖!”

“砰!”

下一刻,那名修真者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犀牛撞了一般,站立不稳跌下飞剑!

“嗖!”

刚刚落地还没等站起来,那名修真者只看到天空中一团黑影正以极快地速度落下!

“啊……”

看到此情此景,那名修真者竟然忘记了躲闪,本能般的架起双臂,进行格挡!

“砰!”

“喀嚓!”

“噗嗤……”

随着那团黑影快速落下,三个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首当其冲的还是,张尘宇的两个膝盖重重的砸在那名修真者的双臂之上,接着巨大的力量,砸得那名修真者的双臂与胸腔骨头碎裂开来,与此同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砰!”

但是张尘宇毫不停顿,伸出手来,猛地砸在那名修真者的头部之上“喀嚓!”一声脆响骤然响起,张尘宇这一力道十足的拳头,轻易间将那名修真者的头颅砸得粉碎!

深知道修真者诸般道法变化莫测,张尘宇不放心,更是用本能之眼的扭曲空间,将那名修真者的尸骸吸入,方才放心下来!

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就是这样,双方旗鼓相当之时,只要有一方掉以轻心被敌人抓住空隙,就难逃一死,这名惨死在张尘宇手上的修真者就是一个的例子!

泉城郡的攻防战依旧在持续着,赵国的进攻部队络绎不绝,是人就有疲倦的时候,更何况只是区区八百人的燕国守军!

惨烈的战斗,让人在也分不出,那里才是泉城郡的西城墙,因为城墙的两侧,早已经被无数赵国士兵的尸体填满,城墙上的燕国守军,早已经退回泉城郡之中,与其周旋打起了巷战,看着满是赵国士兵的泉城郡西城墙,张尘宇不禁感到心中万分的悲痛!

他的悲痛,并不是因为泉城郡失守,而是到了现在他都没有看到杨劭派来的援军,按照之前的部署,杨劭应该会派援军赶来的,难道此时的泉城郡以及驻守在泉城郡中的张尘宇等人,也成为了杨劭眼中为了取得终的胜利,可以牺牲的棋子吗!

“呼啦啦!”

一团明亮的火焰,正不断燃烧着,随着火焰的不断燃烧,那原本代表张尘宇所率领军队的番号,瞬间被火焰吞噬了大半!

“嗖!”

“啪、啪、啪……”

见状,张尘宇纵身一跳,跳上城墙,取下那被烧掉了一般的战旗,连忙将上面的火焰打灭,这战旗还是个个出征时,杨劭亲手送给他的,这战旗上,沾染了不止一名张尘宇所熟悉士兵的鲜血,难道此时他们的牺牲是那么的没有意义吗?

“啪!”

想了一会后,张尘宇拄着那半截战旗慢慢的站起身来!

“砰!”

只看到张尘宇单手发力,狠狠地将旗杆插入石板路的石缝之中大喝道:“兄弟们,我们不死,战旗不倒,战旗不倒,战斗不止,所以战吧!”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靠谱吗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北区
怀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四川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中山重点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