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探洞穴 玩的是惊奇

2018-11-06 13:51:14
探洞穴 玩的是惊奇 石壁上浮悬的水珠。

洞中的钟乳石奇观。

洞穴探险的乐趣在于克服恐惧感和享受征服欲。

达人秀 本期达人 文/记者吴婉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徐广俊洞穴行者。

与他的网名“蓝天海洋”恰好相反,徐广俊的爱好是在一片寂静的无尽黑暗中穿行。

在大约十年前,他开始玩洞穴探险,至今探过的洞穴大约50来个,在广州算是早也是经验丰富的洞穴玩家之一。

去年,一部关于洞穴探险的电影《洞穴/潜行深渊Sanctum》引起了许多人对这项危险性极高的户外运动的关注和好奇,对很多国内户外玩家来说,这项在国内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的探险活动仍属极具神秘感的小众乐趣。

在十年前,据徐广俊回忆,仅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系有地质探察队,“我们在广州算是批业余洞穴探险玩家。

”与其说是玩,初跟随科学团队进入这个探索领域的徐广俊,至今仍报以科学严谨的精神待之。

他一手带出来的洞穴探险爱好者有五六十个,出行之前一定要先系统学习SRT装备知识和使用,不久前,他专门与好友赴广西参加中国科学院的岩溶洞调查技术培训,“这个领域没有所谓高手,每个人每次出行都是一个学生,永无止境。

” 黑洞中的美好回想 世界大天坑群位于广西百色地区乐业县,吸引世界各地洞穴探险家纷至沓来。

尽管徐广俊的正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很忙碌,但这无法阻挡他对这项探险运动的迷恋。

他坦言这项运动给自己的乐趣,在于克服恐惧感和享受征服欲,以及满足发现与探索的快感,“在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里面,隐藏了太多奇异的美好事物。

”踏过大石围保存了大量原始动植物和活化石的地下原始森林,赏过老鹰洞里的如银河般闪烁起伏的石英瀑布,在冒气洞里扔一把叶子看它们浮“升”若梦,穿行于潮湿得几近能肉眼看到浮悬微细水珠的怪石林,一件被碳酸钙石化的古人生活用具让他们惊喜万分,毕生难忘。

对于徐广俊来讲,有太多的美好秘密,埋在这些不见天日的黑洞中。

一切建立在安全之上 洞穴探索讲求的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团队精神。

在三个好友组成的团队中,他们能感受到默契带来的美好时光;大部分的时候,团队会多达十多二十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摄影的、测量的、布绳的……洞穴里指南针将会失效,方向感变得非常重要,合理布绳可以令洞内行走的路线更安全和便捷,非常讲究理智和经验,有些难度高的洞穴像观音山树井,布绳的折点会多达四五个。

人长时间留在洞穴里会易得幽闭恐惧症,在大石围洞穴里,他曾与团队扎营住过了两晚,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