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华文】子夜琴声(小说)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游戏

一、夏风徐徐,浓浓的海风不断变幻着它的味觉,缕缕咸意在扩散弥漫着这片海岸领空,对对男女,各式游人踏着浪涛伴着这震耳欲聋海涛击岸声响他们来
一、
夏风徐徐,浓浓的海风不断变幻着它的味觉,缕缕咸意在扩散弥漫着这片海岸领空,对对男女,各式游人踏着浪涛伴着这震耳欲聋海涛击岸声响他们来到这里。
有二个醒目的游人也在这海边上散步,他们是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是某音乐学院的即将毕业的学生。
男的叫冯楚宇,他的女朋友叫,李晓倩。
冯楚宇挑起英俊的眉峰说,“晓倩,我为你写了首歌,没来得及谱曲。”
美丽的眸子望着眼前这个高高帅帅,风流倜傥,要在音乐学院数一数二的高才生说;
“哦,是这样?你真有心,念出来听听。”
“你不可取笑我,不然,我只会唱给自己听。”
是醇厚的有着磁性声音的回答,那个音节真好听。不知多少少女为他着迷,都想拥有他,自己真是荣幸,哪个诸多女孩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把丘比特箭儿射向了她,是校花的她李晓倩。
“小气,你不念?啊!”
一个大浪打来,他二人早站在海水中里,李晓倩的裙子被浪花高高抛起,更把她玄幻的如凌波仙子生出水中一样美丽。
李晓倩她笑吟吟的再听,更有一双含情脉脉的似醉如痴的眼睛望着她李晓倩在那里吟赋,吟赋着他从心底走出对她的爱。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虽然,我爱奴,这三字它很庸俗,不是那么华丽,
它还有几分平庸,那是我的真心。
我想靠近你,把那悄悄话儿时时频临。
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
“楚宇,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一笑的笑字、这笑字虽好,这句你没有在韵上?”
“噢,晓倩,你再听。”
“只,愿你我从此不在离分。
“不行,楚宇,你好坏,你有备而来。这二句,楚宇我都喜欢,不管它们在不在韵上我都喜欢。你在往下吟赋。”
“我,不要你我做那纷飞的孔雀,东南的方向它没有甘霖。
我是梧桐,凤凰于飞,就停在我们的馨衾。”
“楚宇,它的第二段,你再吟来?”
“晓倩,我突然来了新的灵感我,再作一首,想听吗?”
“楚宇,你真好,我,想听,想听。”
“晓倩,你听;
一缕相思,我送上了白云。二地眷念,我对着高山轻吟。
在河水的浪花里,只有,我对你的爱它会保存。
它被河水拥有,它被鱼儿撷取,它,又被春风儿摄走,
那爱你的吟赋,将会万物入沁,在它们的繁衍生息中,
我对你的情,直至成为被爱的甘霖。”
“楚宇,你的心我收下,你的情我将谱上曲子为我们的爱燃烧。楚宇,你听着,我要用二种风格谱成。这,你对我的爱,我要让这美丽的歌曲在人间传渡,分享,我们的幸福。”
“楚宇,我爱你。”
“晓倩,晓倩,好,全听你的。你就为我们的爱,谱上更动听的曲子吧。让这爱情之花开满天涯海角。”
“好,楚宇,你听我说,这首,我要谱上古典音乐,我让它唱出化蝶般的美丽。”
“晓倩,真谢你,爱的真谛不只是在字里行间,是在它们有着生命的旋律中让它们再流淌,再升华。”
“好,楚宇,我这就给你谱,先给你哼唱,你听。不如意的地方你再更改。”
一个美妙的音符在潮水腾空时,再海浪翻卷中,又在大浪击打着岸边时生成,真正成为了他们爱的永恒。
海浪再度卷起,潮水长得很快,冯楚宇和李晓倩他二人温馨着站在海水里,他们笑着,沐浴着海浪的洗礼,惬意非常。李晓倩高兴着仰着脸问,“楚宇,就要毕业了,你的志向,你的去处,不然,我跟父亲说一声,让他帮忙?”
“不,晓倩,不用,人生的每一条路,都要跋涉。都有它需要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路的选择是不由自己,但,自己的天空,需要自己来掌控。我相信自己,只要我有恒心,有毅力,定能达到我自己需要的环境。造就,不是人为,而是自我,这就是我做人的理念。晓倩,谢了,你的好意。”
突然,还是阳光的笑脸的李晓倩,此时却是哀哀难禁纵有许多话儿要对他说,李晓倩还是咽回。她万般柔情带着哭腔说,“我信你楚宇,楚宇,你可要出息,你真的要有出息。要做出一番事业,我、我”
“对不起,晓倩,我,不是不接纳你的好意,可你,你不了解我这个人,我不喜欢那种裙带关系,那样,我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的家人他们更会看不起我。农村怎样?我会用我的智慧和力量证明我行,我是一个好男人。”
“我知道,就是因为你有骨气,我,我。”
李晓倩她再也说不下去,他们的恋爱,她的家人极力反对,她痛苦又不敢把实情在冯楚宇的面前挑明,知道冯楚宇有着傲骨,只要自己说分手,他冯楚宇定不会再度纠缠,所以她只表明他们恋爱遭受家的反对,自己是依然爱着他。
“晓倩,你懂我心,我要不卑不亢的做人,所以我不是,凤毛麟角,我定会把我所学来的知识积累,学到的知识它定会与日俱增,做我人生奋斗的基石,我要一快一块的踏上。这不是金子铸成的金字塔是我自己营造。”
李晓倩听完冯楚宇的心声,更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喜悦在李晓倩心中升起,她她她,在又一袭海浪卷起之时李晓倩她扑进了冯楚宇的怀里,喃喃自语着说,“爱,就爱,像你这样有自信的人,冯楚宇,我爱你。”
“哗”海浪再度把他们洗礼,洁白的浪花顷刻顿化作美丽的白沙衣裙,披在了拥有骄傲的公主,李晓倩的身上。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他们的爱走向通往婚礼殿堂的时候,李晓倩的家生出诸多干扰和不支持,她的那个当着音乐教务主任的父亲竟虎着脸下了的通牒,让,李晓倩与冯楚宇彻底分手。因她的父亲早为她选好了人选,此人是音乐学院院长的公子,张志强。
对于青天的霹雳,李晓倩抗争过,但,没有结果,是母亲,她流泪满面着劝自己的姑娘,“晓倩,谁家的父母,都是心疼儿女,如果你真是同意和冯楚宇结成姻缘,妈妈我支持你,但,你要想好,不要有,追悔莫及的思想,哪吃苦的日子是你自己选择。到时候就不要怪罪你的父母?你的父亲也是为你好?你在想想,我们不逼你,我也是你父亲的意见,同意,张志强做我的女婿。”
李晓倩顶着这沉沉重重的压力,每次和冯楚宇约会,看见了他在自己的面前是那样幸福满足,时不时,楚宇还筹划着小家庭的未来,李晓倩她在心里哭泣,并没有实言相告,她还是把家里的反对他们的相处吞回遮掩,没有实言相告。
日子就这样度过,一天,李父一进门就高声的对自己的妻子嚷道,“明天是星期日,张兄带着他的夫人还有志强,道家做客,你明早准备准备。晓倩回来了没有啊?”
“干什么?你找她?”
“好事”
“是,晓倩的婚事?她会答应吗?”
“这可由不得她,姑娘是我养的,那个穷小子哼!他就别想,我让他及早死了这份心,我们要把姑娘早点嫁出去,免得这夜长梦多。哼!他呀,想都别想,你只管准备,晓倩的婚事一切有我。”
她们的婚事就在第二天的酒席宴中定下,几次晓倩要插话,都被严父搪了回去,母亲则是高兴的脸上笑开了花竟帮助着父亲遮掩制止着李晓倩的反对,根本没有让李晓倩说话的机会。李晓倩看到这,对着客人说,“叔叔阿姨,对不起,失陪。”
众人全当是晓倩姑娘害羞之意也不加理会,当他们夫妇二人怀着高兴的心情送走了客人,客厅里只剩下李父李鹏他自己,妻子则在厨房忙着整理收拾。
仍然高兴的李父虽然夜很深了他根本就没有睡意,思想着是自己解救了女儿那不靠谱的婚姻,没有让这个金凤凰落入茅草屋。他欣然的坐在客厅品着茶,等候着夫人收拾利落在一起就寝。
妻子她收拾完毕,高兴的对着自己的丈夫说,“我看晓倩她不高兴,不知她睡了没有,困了你先睡,我去看看她,再解劝解劝,去去就回。”
母亲爱怜着姑娘推开了李晓倩的房门,
“啊”
她惊叫,接着就是更大的一声凄惨的嘶嚎。
“啊!?女儿……”
二、
在客厅,在寂静的子夜,在兴奋的时候李父不亚于听见了是一声霹雳。他慌张跳起嘴里喊着跑向了这里,“怎么了?怎么了啊?”
“姑娘……”
是妻子回答和再度惊叫和嘶嚎。在惊叫不止,凄惨的声音引来了李鹏跑上前询问,“怎么了啊?啊?”
当他来到姑娘门口向着李晓倩的房间看去,李鹏失声大叫,“女儿,女儿。”
惊得他连连喊着姑娘的名字瘫倒在地,他喊叫着,扭头去看妻子。
“女儿……女儿,都是爸爸我不好,我的晓倩。”
母亲早昏厥过去,他二人双双瘫倒在女儿的房门外,眼前的景象是那样摄魂惊魄。
女儿李晓倩的房屋里,在她的窗户前窗帘处,一个身体在那里悬挂,凳子倒在一旁。床铺是整整洁洁,收拾的干干净净。李父李鹏快速爬起摇醒昏厥中的妻子他直奔姑娘跑去,他边跑边狂喊着,“快快,拿剪子,你快快站在凳子上把绳子剪断,快,快。”
母亲按照父亲的指挥慌忙跑出寻找着剪子,又快速跑回听从着丈夫吩咐,“你看好,你看好,你要看好看准,用一只手去剪,用另一只手你要先捏住姑娘的鼻子,不要堵上她的嘴,快剪。”
李父李鹏早跑上前抱住自己的姑娘,则用一只手堵住了晓倩的 ,大声喊,“捏住鼻子,快剪,剪,你快剪。”
慈母按照父亲指挥一切照做,李鹏轻轻把自己的姑娘放到她的睡床上,自己小心翼翼调整好姑娘身子底下自己的手,则对着妻子说,“快把手松开,一二、松开。快快,快。”
李鹏快速拿出堵在女儿 上的手看着妻子已经把捏女儿鼻子上的手松开,他冲上前给姑娘坐着脉搏启动高声大喊着,“你还傻愣着啥?看看她有没有气,试试她的鼻息,再看看她有没有呼吸?快快快。”
在惊慌中,李母按照丈夫的指挥一切照做,姑娘,李晓倩她她她没有一丝气息,她她李晓倩,早已是,魂飞天国。
母亲,李晓倩的母亲就愣愣的站在了哪里,她一动不动,是嚎啕大哭,是凄惨着狂喊。
“女儿,我的晓倩,啊啊”
顿飞香魂天国去,一路悲愤相思习。等盼千年莲理会,轻烟却化南北西。
“怎样有气吗?有气吗?她还有气吗?你你……你是哭个啥?”
明知故问的李鹏,得来却是妻子悲哀的嘶嚎,不加理会他。
“啊……啊”是父亲痛苦的嚎叫
疯了似的李鹏用力快速的仍在做,做着脉搏启动,一切都晚了,李晓倩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多时了。
欲哭无泪,受到高度恐慌与惊吓的这对中年夫妇此时却慌了手脚,乱了心智,他二人双双都瘫坐了女儿李晓倩的床下。
“晓倩”
“女儿……是爸爸不……”
死去者再不能复生。
李鹏看着床上的女儿的尸体悲哀愧疚着对妻子说,“我,我,对不……我……”
早有一只手掩住了丈夫的嘴,那噙着泪儿的眼睛在示意在示意着,“不要说,你不要再说了。”
夫妇二人含着眼泪为姑娘料理着后事,他们心痛姑娘没有把李晓倩火化,在这里,有个风俗,有着不成条文的规矩,没有出阁的姑娘不能入殓,要是疼爱她入殓,那就葬埋的浅浅的,做上一幅薄薄没有底面的棺椁下葬。李鹏找了一个地界,再把自己的女儿李晓倩掩埋。
当冯楚宇知道了这个噩耗,他病了一个多月,三个月以后,他跟踪了李晓倩的家人,知道了李晓倩埋葬的地点,他时常来到这里为她祭奠叙说自己对她的相思苦情。
在李晓倩死去的一年过后,在一个夜黑人静的子夜,一个身影在子夜出现,出现在李晓倩的坟墓前。他在那里挖掘,挖掘。
冯楚宇终于把葬了一年之久的李晓倩的坟墓挖开,不知他,哪里来的胆量,不惧怕,更顾不得肮脏,早用自己带来的床单把早已变成的骷髅似的遗骸包裹,她的衣服在风中和包裹中再度风化。冯楚宇慌忙又把坟墓整理好,看看不露什么破绽,不会被她的家人发现警觉,他就抱着这具李晓倩的骨骸回到了自己家里。
他的家住在农村,这是老少七口之家,哥哥嫂子还有个小侄子,小侄子今年四毛岁他叫毛毛,他和爸妈三人住在东屋,他的爷爷奶奶住在西屋,冯楚宇自己则住进西厢房。
冯楚宇他回到自己家中,把门窗挡好,一切整理完毕,冯楚宇颤抖着手把被单打开,他的眼前早已是一具完整的骷髅骨骸呈现,阴森恐怖,此时的他先是一惊,心儿在一紧又一抓,他的整个人全不见,也不是了当初挖坟茔的状态。他倒退着步伐,他浑身抖动,他毛骨悚然,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里,战战兢兢,抖抖嗦嗦,再看着被自己带回来这阴森森的骨骸时,他被惊怵的连连后退着。伸出去的手就停在了半空,是哆嗦着,喃喃自语着说,“晓倩,晓倩你、你不要吓我,不要。”
即刻,整个房间屋内,空阔阴森布满,整个房间似乎有寒冷阵阵袭来,慢慢悄悄盈布。寒冷骤间飙升,冷的他竟哆嗦着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儿。
“别吓我,你你不要吓我……晓倩”
他怕着躲着连连后退着,没有退路他的身后是一面墙,冯楚宇的身体紧紧贴在了墙上,惊恐着说,

共 1779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来,东辰不仅会写诗和小说,还会歌词和谱曲,这部小说一开始就很浪漫,把读者代入情节的设计里,许多句子很美,如花飘香。一段爱恋,因为父亲的阻挡,酿成悲剧,断肠时才知后悔,一切已来不及。当夺命剪刀剪断夺命绳索,也救不回女儿,终魂断。冯楚宇抱尸回转后,一系列的情感波浪不停冲击,给人深深同情。把一个尸骸放在卧室,令人难以理解,也许情到深处就感动了鬼魂,那个女尸却可以夜里弹琴。因为嫂子桂花撞见了人鬼情为了,于是楚强对楚宇发生误会,一家人乱成了一锅粥。晓倩的魂附在桂花身上,连桂花的儿子也不认识妈妈,在狗血面前,鬼魂还是倔强地纠缠着桂花的肉体,一曲琴音,似乎诉说着这令人难以折信的悲歌。小说前后呼应,很有传奇色彩,让读者深深震撼和恐怖一回。问好东辰!推荐!【编辑:杏叶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210000 】
1 楼 文友: 2014-12-08 11:4 :4 有些恐怖也有些穿越,小说不错。问好!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2-10 05:56:12 勤劳园丁,敬茶,你好,杏叶儿老师。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2-10 05:57:21 你好岁月静好,欢迎到访。谢谢。
 楼 文友: 2014-12-10 20: 2:10 真是一个写作天才!加冕! 人生是一本书,需要净心赏析。
回复  楼 文友: 2014-12-11 07:59:5 阿文;多么凑巧,当我看见你的《蝴蝶泉》,我正写此书半中,我现在又起草了另一部,看看我们是什么样的灵犀,敬,黄天厚爱,我们在这里又结成知己,你好吗?谢您的欣赏,看见你的藏头诗,喜欢。远握。拉水拉了好多次怎么办
经常腹痛腹泻怎么办
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眼屎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