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都是记号惹的祸

2018-09-15 11:05:50

李晓东在向阳小学任一名语文老师,三十有五的他与妻子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李芸,上六年级。说到女儿的就学问题,那是他悔的一件事——当初李芸幼儿园毕业时李晓东也正好进入向阳小学工作,由于资历浅,拿不到入学的指标,只能让女儿就近在家附近的向阳小学分校就读。虽说总校与分校属于同一个学校,但它们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总校历史悠久,口碑良好,而且各个教学设施条件也是极好的;而分校近年才成立,占地面积不如总校,设施也因为拨款问题极其落后。重要的一点,这两个校区经常明争暗斗,师资力量也不流动,这就导致了李晓东不能调过去教学,也不能请同事暗中照顾着女儿。

今天就是每学期必考的期末考。早上,李晓东细心地逐一检查了女儿的文具,帮女儿系好红领巾,就早早地把女儿送到了学校。路上,李芸兴奋地与他说:“爸爸,我们老师说了,这次学期的期末考,虽说不比毕业考重要,但是成绩和排名也会计入档案,对于小升初也有很大的辅助作用。而且,听说这次考试的年级前十名会被重点中学优先考虑呢。”

李晓东点了点头。女儿的成绩在班里几乎是数一数二的,好得根本不用他操心,再加近临近期末,忙得根本没时间检查女儿的作业,也很久没有带女儿出去玩了。他不免有些歉疚,拍了拍女儿的头,说:“爸爸相信你的实力。这次你要是考好了,爸爸带你和妈妈出去度假,好不好呀?”

李芸“嗯”一声:“爸爸,不许毁约哟!”

送完女儿,李晓东回到自己的学校,准备着监考的工作。早在前几天,语文组长就破格推荐他参与六年级的评卷工作,更是私下里告诉了他本校区学生的试卷记号,叮嘱他:“如果你改卷时看见试卷的题评分格中有一道淡淡的铅笔画的圆圈痕迹,那就是我们校区的试卷,阅读和作文部分要扣分松一些。”

期末考试是要两个校区试卷混在一起再随机抽取来改的。因为两个校区竞争的缘故,每次的期末考试都不免暗地里比拼一番各自学生的成绩。更因为期末试卷有密封线,遮掩住了考生的姓名和学校等信息,所以每个校区都有一次一变的暗中记号,让本校的评卷老师可以在阅读题和作文题等等“弹性”大的地方放放水。这几乎是向阳小学老师之间的一个默契。

一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李晓东从语文组长手中接过装着已打乱的试卷的文件袋,去接女儿回家。也许是因为即将放假的缘故,女儿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愉悦。她蹦蹦跳跳地走到李晓东车上,自信地说:“爸爸,这次考试题一点都不难,作文也很好写,我肯定可以考进前十名。

而李晓东却有些担心。如果女儿的试卷是她自己学校的老师改,那还好,可要是被总校的老师改到,看见没有属于总校的记号,自然会扣分严一些,那就惨了。不过,以女儿的成绩,估计也挑不出什么瑕疵吧。

回到家里,李晓东在办公桌前坐定,细细撕开公文袋上第二层红色的封条。这封条共有三种颜色:白色是试卷印刷完毕装袋时所贴,考试结束后监考老师回收试卷并贴上红色封条,而评卷老师评完卷后贴上的是蓝色的封条。

抽出张试卷,李晓东首先瞥了瞥题的得分格,那里的确有着一个铅笔淡淡画出来的圆圈,于是更打起了几分精神。浏览着试卷,李晓东微微点了点头,这次的作文题的确很简单,不过想要写得独树一帜,写出特点却有些难,毕竟这种题目是考场作文的主旋律。这个考生的作文写的平平常常,按照平时的标准大致会得25分的作文分。李晓东稍微放了放水,打了28分。

接下来几张居然都是本校的。李晓东甚至还从里面辨认出了一张自己班上学生的卷子,毕竟朝夕相对,这些笔迹太过熟悉。这些卷子,他无一例外地给了85到95的总分高分。

而对于分校区的卷子,李晓东也丝毫没有留情。凡是未打上总校记号的,他也都是在能打压的地方多多打压,作文从没有给超过25分的。

一路改着,李晓东看见了一张卷子。这张试卷是分校区的,各方面都是无可挑剔,唯有字迹,虽说大致是因为用的墨水的质量缘故,被上下的试卷纸张摩擦得有些模糊,但仍然不减娟秀和圆润。李晓东的脑袋因为改卷时间过长而有些发晕,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字迹有些熟悉,但一想他也并不认识,就更对这个考生增加了几分的严格。他的作文是李晓东批改这么一大沓来所看到的的,给30分的满分也不为过。但那是分校区的。李晓东给这篇作文打了27分,阅读的解答题在能扣的地方压掉了5分,又以卷面不整洁为由扣了3分,总共得89分,刚好不上A。这么一来,这位分校区的优等生算是“葬送”在了李晓东的手中。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要分校的A级试卷、级别考生尽量少,总校考生的排名就会更高,而学生的排名又是跟他们这些老师的奖金挂钩的。更何况,这两个校区的竞争他也不是不知道,既然如此,又怎么能放掉这个“打击”分校的大好机会呢?

他又陆续改完了剩下的试卷,看看挂钟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妻子加班还未回来,女儿早就在学校食堂吃完了晚餐。连续改了好几个小时的试卷,李晓东的肚子早已饥肠辘辘。他走出房间,想去楼下馆子里吃点东西,却闻到了泡方便面的香味。原来是李芸捧着一个盛着方便面的大碗走到他跟前,递过去:“爸爸,虽然我泡得不怎么样,但你也要好好吃完哦!”李晓东心里流过一股温暖,也不顾汤水还是滚烫,直接将头埋进碗里吃起来。得女如此,父复何求!

从期末考试到返校拿试卷期间有三天的休息时间。这时候学生和老师都不用去学校。李晓东兑现了他的承诺,带着休假的妻子和女儿去自驾游了整整三天。看着李芸一路上开心的样子,他的歉疚感愈发深了。自己,的确不是个称职的父亲。他关注李芸太少了。

返校日很快就来到了。这天,李晓东为女儿准备好书包和记录用的工具,像往常一样送女儿上学。他叮嘱李芸:“待会放学了在校门口稍微等一会,爸爸很快就来。”原来,返校日只需要上午去学校拿试卷和学生手册,然后班主任老师进行假期安全教育,就可以回家了。别的科目的老师或许不会这么忙,但李晓东身兼两个职位:语文老师和班主任。所以他会比其他老师下班更晚些。

李芸乖巧地点了点头。她向李晓东挥挥手,说:“爸爸,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李晓东看着女儿自信的样子,心中暗暗发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重蹈覆辙,让女儿就近入学了,他一定要让女儿上重点中学,而不至于埋没了她!

班主任这个角色是讨学生嫌的。他们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假期的安全,以及各种劳逸结合、玩耍中不忘适当学习、抓紧预习下一学期功课的老调重谈。李晓东也很讨厌这些个无聊的东西,再加上又心心念念记挂着女儿的好消息,不免有些心不在焉,草草说了几句便提早放了学。

将车开到女儿学校的门口,李晓东在人群中寻找着女儿稚嫩的脸庞。不料,女儿是找到了,可是他却没有从女儿的表情中读出哪怕一丝的喜悦。他摇下车窗,示意李芸进来,可女儿却像没听到似的,过了半晌才如行尸走肉一般苍白着脸拉开门坐进车里。看见女儿如此,李晓东心里却也没有太多的担心。李芸平素就成绩优异,又有些心高气傲,一点点失败都会让她心情颓丧,不过丢个几分,应该不算什么,不会对总排名影响太大的。

李晓东试探着问道:“宝贝,这次考得怎么样?”他留意着女儿的表情,而李芸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太多太多:“数学和英语满分,语文……89分。”

他大惊:“不会吧?!”随即惊极反笑,“宝贝,你开玩笑吧?”

李芸抽出语文试卷,然后用力甩在方向盘上,“爸爸,我哪里比班长差了?就因为我用的是可擦笔字迹模糊?你说!”

李晓东心下感觉不对,忙接过试卷想要看个究竟。那试卷表面皱皱巴巴,一看就是被无数次地揉皱又抚平。他视线一一扫过每道题:阅读题,扣5分;作文,扣3分;卷面整洁度,扣3分……这不就是自己改过的那张分校的试卷吗?!他顿觉五雷轰顶。女儿的前程,竟是亲手葬送在了他手里!都是记号惹的祸啊!

鸭梨批发
浙江各类家电配件
世纪天成向上城1-60㎡户型图-淮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